精品网文

秦皇岛2012.8.4日的水灾

[不指定 2012/08/07 23:14 | by 阿伟 ]
伟大的秦皇岛开发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长江道立交桥!告诉我们开车别得瑟不管是电动车还是卡宴都不好使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各条大街如下:
秦皇岛东大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秦皇西大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和平大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文化路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华联门口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民族路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海阳路!成为了海洋路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大汤河的河堤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小汤河饱满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岛上的那些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很受欢迎的森林逸城真的享受大海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马路上真有鱼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怎么过去?汽车NO!轮船NO TOO!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车高一尺水高一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老海政里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过不去就是过不去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这小区排水不错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倒霉的家伙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还是小孩勇敢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山海关区也没比海港区强哪去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台风达维我算你狠!

好想对你说我爱你

[不指定 2010/07/03 18:56 | by 阿伟 ]

饮食禁忌

[不指定 2010/07/01 22:24 | by 阿伟 ]
1、鸡蛋忌糖精┄┄同食中毒、死亡
2、豆腐忌蜂蜜┄┄同食耳聋
3、海带忌猪血┄┄同食便秘
4、土豆忌香蕉┄┄同食生雀斑
5、牛肉忌红糖┄┄同食胀死人
6、狗肉忌黄鳝┄┄同食则死
7、羊肉忌田螺┄┄同食积食腹胀
8、芹菜忌兔肉┄┄同食脱头发
9、番茄忌绿豆┄┄同食伤元气
10、螃蟹忌柿子┄┄同食腹泻

人 生

[不指定 2010/07/01 01:04 | by 阿伟 ]
  人生的一切矛盾都不可能最终解决,而只是被时间的流水卷走罢了。
  人生中的有些错误也许是不应当去纠正的,一纠正便犯了新的、也许更严重的错误。
  生命是短暂的。可是,在短暂的一生中,有许多时间你还得忍,忍着它们慢慢地流过去,直 到终于又有事件之石激起生命的浪花。
  人生中辉煌的时刻并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对这种时刻的回忆和期待中度过的。
  人永远是孩子,谁也长不大,有的保留着孩子的心灵,有的保留着孩子的脑筋。谁也不相信 自己明天会死,人生的路不知不觉走到了尽头,到头来不是老天真,就是老糊涂。
  每个人都只有一个人生,她是一个对我们从一而终的女子。我们不妨尽自己的力量引导她, 充实她,但是,不管她终于成个什么样子,我们好歹得爱她。
  人生是一场无结果的试验。因为无结果,所以怎样试验都无妨。也因为无结果,所以怎样试 验都不踏实。
  有人说,人生到处是陷阱,从一个陷阱跳出来,又掉入了另一个陷阱里。
可是,尽管如此,你还是想跳,哪怕明知道另一个更深的陷阱在等着你。最不能忍受的是永 远呆在同一个陷阱里。也许,自由就寓于跳的过程中。

简单的了解一堂 应该听的课

[不指定 2010/07/01 00:47 | by 阿伟 ]
一个老矿工死了,留下了一对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八岁,女孩儿五岁,都不是他亲生的,是他收养的孩子,男孩儿在前,女孩儿在后。
  老矿工死于塌方事故,但他在的煤矿是黑矿,这样的事情只能算他倒霉,那个年代塌方死个把几个人,跟感冒发烧一般寻常,他的离去让两个孩子失去了唯一的依靠。
  男孩儿为兄,叫李自强,女孩儿叫李美惠,都跟老矿工的姓,男孩名字是希望他自强不息,女孩儿是希望她美丽贤惠,老矿工找教书先生起的名字。
  失去依靠的兄妹俩坐在冷屋里,很凄凉,都不知道怎么办,他们还没生活能力,也许明天就要挨饿。
  夜晚在冷炕上,稍微懂事的男孩儿睡不着,盖着冰凉的厚被,紧紧搂着害怕黑暗的妹妹,给予她仅有的温暖。
  第二天煤窑上出现了小男孩儿倔强的身影,背着大兜娄,拣煤矿,到十里外的镇上卖,一兜娄可以卖一块钱,这是李自强的决定,他要负担起两人的生活。
  小女孩儿很快知道了,倔强的跟在哥哥后面,两人小半天从能拣半兜娄,再多的话,会背不动。
  从此附近的人可以经常看到两兄妹在煤矿到小镇的路上来往,哥哥牵着妹妹的手,背着一个人高的兜娄,汗水撒满了这崎岖的十里山路。
  结婚那天,妈问我:坐在角落里象两个要饭模样的人是谁? 我看过去的时候,有个老头正盯着我,旁边还有个老太太,发现我看着他们时赶忙低下头。我不认识他们但也不象要饭的,衣服是新的连折印都看得出来。妈说象要饭的是他们佝偻着身子,老太的身边倚了根拐杖的缘故。 妈说天池是孤儿,那边没亲戚来,如果不认识就轰他们走吧。现在要饭的坏着呢,喜欢等在酒店门口,见哪家办喜事就装作亲戚来吃黑酒。 我说不会,叫来天池问一下吧?天池慌里慌张把我的手捧花都掉地上了,最后吱吱唔唔地说是他们家堂叔和堂婶。我瞪了妈妈一眼:差点把亲戚赶走。 妈说天池你不是孤儿吗?哪来的亲戚呢? 天池怕妈,低头说是他家远房的亲戚,好长时间不来往了。但结婚是大事,家里一个亲戚没来心里觉着是个憾事,所以…… 我靠着天池的肩埋怨他有亲戚来也不早说,应该把他们调一桌,既然是亲戚就不能坐在备用桌上。天池拦着说就让他们坐那吧,坐别桌他们吃着也不自在。 直到开席那桌上也就坐了堂叔和堂婶。敬谢席酒经过那桌,天池犹豫了一下拉着我从他们身边擦了过去。回头看到他们的头埋的很低,想了想我把天池给拽了回去:堂叔、堂婶,我们给你俩敬酒了! 两人抬起头有点不相信的盯着我。二老的头发都是花白的,看上去很老应该有七八十岁的样子,堂婶的眼睛很空洞,脸虽对着我但眼神闪忽不定。我拿手不确定的在她眼前晃了晃,没反应。原来堂婶是个瞎子。 堂、堂叔、堂婶,这是俺媳妇小洁,俺们现在给你们敬酒呢!天池在用乡音提醒他们。 哦、哦。堂叔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左手扶着堂婶的肩右手颤微微地端起酒杯,手指背上都是黄黄的茧,厚厚的指夹逢里留着黑黑的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让他们过早地累弯了腰。我惊讶地发现,堂叔的右腿是空的。堂婶是瞎子,堂叔是瘸子,怎样的一对夫妻啊?别站了,你们坐下吧。我走过去扶住他们。堂叔又摇晃着坐下了,无缘由的堂婶眼里忽然就叭嗒叭嗒直掉泪,看到堂叔无言地拍着她的背。本想劝他们两句,但天池拉着我离开了。 我跟天池说,等他们回家的时候给他们一点钱吧,太可怜了。两人都是残疾,这日子根本想不通怎么过。天池点点头没说话,紧紧拥着我。 ­

如果你不爱一个人,请放手

[不指定 2010/06/19 23:49 | by 阿伟 ]
如果你不爱一个人,请放手,好让别人有机会爱她。如果你爱的人放弃了你,请放开自己,好让自己有机会爱别人。有的东西你再喜欢也不属于你,有的东西你再留恋也注定要放弃。人生中有许多种爱,但别让爱成为一种伤害。爱一个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好好的去爱她。男人哭了是因为他真的爱了,女人哭了是因为她真的放弃了。有一种爱明知是煎熬,却又分不开,决定放弃你的那一刻我哭了,我的眼泪证明我是真的很爱你,爱你不是游戏。但爱需要勇气,什么是勇气?是哭着要你爱我还是哭着要你离开?为什么我们总是不懂得珍惜眼前人,总以为有机会说声对不起,却从没想过每一声叹息都可能是人间最后的一声叹息。带着温暧的心情离开,比苍白的真相要好。感情被懂得是一种幸福,等待着被懂得是一种孤独。
分页: 1/8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